笔落惊风雨,诗成泣鬼神。微博@笔落_惊风雨

【云亮】骗局

叁、
“诸葛亮,诸葛家独子。20xx年于国科院退役,代号,星航。官职,指挥官。同年,应好友李白的邀请,你来到这所大学应聘数学系教授,”松开对诸葛亮的挟制,赵云勾起嘴角,语气恶劣的站起身,居高临下的望进那双浅茶色的眸,“不过这李白可不是什么好人……呵,老师,我很好奇,你究竟知不知道……”赵云盯着眼前仍旧平静双眸,“李白,究竟是一个……怎么样的人。”
“我从小玩到大的好友。”
“哈,老师,你可真是,天真的可爱。”狭长的眼略带恶意的眯起,“不过,我想连我都能查到的事,重言一定是早就知道了。更何况……你的好、友,从不曾掩饰过,他的特殊。”
“所以老师,奉劝你的好友一句话,可千万别陷进去,不然……”
“小心尸骨无...

 

【云亮】骗局

贰、

洁白的病房内,苍白的少年无意识的蹭着怀中的被子,缓缓睁开的金眸中犹带水雾,努力地眨了眨,辨认着眼前的景象。

白色的床,被褥,墙……还有那股浓郁的挥散不去的消毒水味。

这里……是实验室?

兀得坐起的少年抱紧了手中的被子,下一秒却又将被子扔了出去。

走,要赶紧走。

“你醒了?”伴随着缓缓打开的门,少年下床的动作僵住。穿着白大褂的男人走了进来,视线从手中的病历本移到少年脸上,就见少年惊惧的盯着自己,男人轻笑,安抚着少年“感觉还好吗?”

“你,你别过来。”少年缩成床脚,小小的一团。

“恩?”男人看了看自己,将身上的白大褂脱下来扔到一边,里面是少年熟悉的那件黑色的风衣,“这样可以了...

 

【云亮】骗局

壹、起点

“踏,踏—”黑色的皮靴从一个光晕踏入另一个,踩着独特的节奏。秋枫色的风衣在空气中划开一个完美的弧度后隐入黑暗,严谨,细致,就如同他的本身。

赵云无聊的看着窗外的老师一步步走进。浅茶色双眸与栗色短发相映衬,一架古板的黑框镜挡不住那双眼中映照着的光彩,如琉璃一般的诱人。被黑色铅笔裤包裹着的双腿笔直修长,与穿着笔挺白衬衫上身形成完美的黄金分割比。浅粉色的薄唇紧抿,神色冷漠疏离。

舌尖轻扫过有些干涸的双唇,右手撑着下巴,赵云轻笑,

 这个老师,有意思。

 在上课铃打响的那一刻踏进教室,诸葛亮不动声色的皱了皱眉。

从刚刚起就有一道目光紧紧跟着自己,灼热的难受。...

 

【萧蔡】似水流年

壹、绾发

     “居诚,该起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丝绵的被褥被兀得掀开,露出了蔡居诚睡得粉扑扑的脸和乱糟糟的发。

     “师父,几时了?”

       蔡居诚不满的皱皱眉,缩进了萧疏寒怀中。

     “寅时。”

     “师父~还早呢...

 

【萧蔡】梦太晚

     “师父,师父莫要不理居诚。”
     小小的孩子攀上萧疏寒的膝头,扯了扯他的袖子。
     “居诚,怎么了?”
     萧疏寒放下了手中的笔。
     “师父,该睡觉啦!居诚要师父陪着。”
     萧疏寒愣了愣,看着眼前蔡居诚亮闪闪的满是希冀的圆溜溜的凤眸,终是没忍心拂了孩子的意。抱着仍有些瘦瘦弱弱的孩子站起,
    ...

 

【萧蔡】年龄

     师父师父。
     七岁的蔡居诚举起手中的糖葫芦递到萧疏寒嘴边,
     师父吃~
     萧疏寒眼底带着笑意,摸了摸小孩的头发。
     你吃吧。
     师父吃。
     蔡居诚固执的举着糖葫芦,萧疏寒无奈,凑过去咬了一颗。
     酸酸甜甜的味道炸开在嘴里,就连心...

 

【萧蔡】对视

       萧疏寒和蔡居诚的第一次对视是在萧疏寒带小孩儿上武当的时候。
       皑皑白雪之中,小孩儿纯净清澈的眼神直直撞进萧疏寒眼中。
       等他回过神来,就已经将小孩儿抱在怀里。
       带着小孩儿回武当的路上,萧疏寒温声细语的询问着小孩的姓氏,生辰。
       温柔的自己都难以...

 

【萧蔡】亲亲就不疼了什么的都是假的

       武当二师兄蔡居诚在江湖有个不是秘密的秘密,他喜食甜食,尤其是冰糖葫芦。
       按宋居亦的话来说就是但凡有一日松懈不看着居诚,他便能一个人吃空这金陵大大小小的糖葫芦儿摊。
       特别是最近元宵节将至,这江湖中人一个个到处打听蔡师兄喜好,以期能在元宵佳节抱得美人归。
      于是,萧居棠便在武当山下摆了个摊子,上书
   ...

 

【彻延】心甘情愿

CP:刘彻×李延年

评论见(ฅ>ω<*ฅ)

 

这里微信区的小黄金亮亮
想找子龙陪我玩>3<
微信私聊
皮肤有星航和仙君。

 
2018/2/5   1

© 笔落_惊风雨 | Powered by LOFTER